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头狼》 狼腾虎跃 2269 举火烧天
????面对我突如其来的热情,葛川瞬间让我干不会了。

????葛川皱着眉头坐到我对面,极其不耐烦的出声:“王朗,你到底想干什么?”

????“之前我让你给老邓带的话,捎过去没有。”我咳嗽两声道:“没顾上的话,也不用太着急,待会你走的时候,连这玩意儿一块给他送过去。”

????说罢话,我掏出手机,直接按下刚刚的录音。

????“叔,你刚刚说拿谁说话?”

????“邓国强的老婆和儿子啊,小朗,我知道你们有自己的规则,祸不及妻儿老小,可这毕竟不是社会圈,咱们现在要赌的除了你我的小命,更多的是未来的辉煌”

????听完录音以后,葛川的脸颊瞬间像是罩上了一层锅底似的。

????沉默半分钟左右,葛川鼻孔往外喷着热气道:“这是你和谁的对话?”

????“我传给你,你回去拿给老邓听就完了,他肯定知道是谁,毕竟在一块共事的时间不短了。”我翘起二郎腿,嘚嘚瑟瑟的一抖一抖笑道:“不过葛少啊,我做这事儿担的风险可不小,你是不是得给我拿点相应的补偿。”

????“你究竟图什么?”葛川眯缝起眼睛看向我。

????“图份平安。”我点上一支烟苦笑:“我兄弟张星宇目前会被怎么判,取决于老邓一句话,坦白来说,我不敢逼他太紧,再者我是吃社会饭的,不是职业杀,我以后还要在羊城长长久久的生存下去,可常飞的这些指令让我毛骨悚然,我不想把关系和老邓彻底走绝,我希望你能帮我美言几句,不管将来他和常飞谁上谁下,我至少没在事儿上坑过他们。”

????葛川斜眼看向我的手机轻问:“录音你打算多少钱卖我?”

????“随便给个百万茶水费得了,万一老邓哪天占尽上风,这玩意儿甩出去,我再当个污点人证啥的,常飞基本下课。”我歪着膀子笑道:“不过有个前提,两天之内,我必须见我兄弟一回。”

????葛川脸上的肌肉抽搐两下,点点脑袋道:“价位很合理,可张星宇的案子比较复杂,不是你想见就能见的。”

????“哦?”我举起手机,屏幕对准他的面颊,左手指头轻轻放到删除录音的下方,右手掏了掏耳朵眼轻笑:“葛少刚刚说什么,我走神了,听的不是很清楚。”

????面对我地赖似的做法,葛川深呼吸两口气,从兜里摸出一张银行卡推到我面前:“卡里有四百个,最晚明天天黑之前,张星宇一定能和你见面。”

????“那就歇歇葛少馈赠喽。”我接过银行卡,同时冲他晃了晃手机撇嘴:“来,蓝牙打开,我麻溜给你传过去。”

????葛川一边低头摆弄手机,一边沉声道:“王朗,既然咱俩已经谈到了这种程度,你索性开诚布公,给我句痛快话,到底要什么条件你才肯把孙马克交出来?”

????“没啥条件,主要看我心情吧。”我懒散的抻了抻手机屏幕道:“录音给你传过去了哈,咱们今天先唠到这儿,待会记得替我把饭钱结了。”

????说罢话,我径直起身,回头朝着小吃店老板努努嘴:“老哥,待会找他算账,这是我铁哥们,嘎嘎不差钱。”

????葛川站在我身后低喃:“王朗,你有没有感觉自己是在玩火。”

????“别人玩火尿炕,而我举火烧天!”我头也没回的丢下一句话后,扬长离开。

????走在返回一号店的路上,我将刚刚的所有事情从脑子里依次又过了一遍,感觉没什么问题后,乐呵呵的笑出声来。

????不出意外的话,常飞和邓国强今晚之后肯定算是彻底咬上了,而我要做的就是让常飞无条件的信任我,又让邓国强感觉我不是不能争取,夹在他俩中间,尽可能的把战火撩惹起来。

????“还是差点意思”走着走着,我突兀想起来,在酒吧时候,叶小九跟我聊过关于“土壤”的问题,拧着眉头呢喃:“那块地最适合我们生长呢。”

????冷不丁,我脑海中跳出来一个人名“熊初墨”,自打常飞和邓国强卯足劲以后,熊初墨他老子好像彻底淡出了我们的视线,但我坚信,这个目前还稳坐羊城的最大老板绝对不会是个平庸之辈,可能是他年纪到了要掐线的程度,也可能是他没有常、邓俩人背景雄厚,可不管咋说,他现在金口一开,指定比常、邓二人更有力度。

????想到这儿,我直接拨通熊初墨的号码。

????电话接通,熊初墨没正经的调侃:“呀呀呀,稀客哦,我没看错吧,羊城现在最风华正茂的大朗哥竟然亲自给我打电话啦,有什么关照的呀朗哥。”

????我配合着她的语调打趣:“不光亲自给你打电话,还打算亲自找你吃顿饭呢,不知道熊大小姐能否赏光。”

????熊初墨半真半假的回应:“跟你吃有什么意思,不光抠门的要命,而且还容易破坏本小姐的形象,万一我那些追求者们知道咱俩关系好,以后谁还敢来店里给我捧场。”

????我吐了口浊气道:“那算啦,本身我还想为你和我天龙哥创造一次独处的机会,既然墨墨姐不乐意,那就只能改下回喽。”

????熊初墨立时间提高调门:“时间、地点,麻溜给我短讯发过来,我告诉你昂,如果你敢骗我,我就让远仔跟你绝交。”

????电话那头传来叶致远幽幽的声音:“这事儿跟我有个毛线关系”

????想来,他俩应该是在一块,我想了想后随即又道:“顺便喊上远仔,正好省我一毛多的电话费。”

????“我不去,给人作陪太没面儿,显得好像我没人请吃饭似的。”叶致远哼哼呀呀不乐意的抱怨。

????我应付自如的数念:“咋地,我还得拿八抬大轿迎迎你呗,别矫情昂,地址我发墨墨微信上了,你俩麻溜过来,我正好想跟你唠唠你家小九的事儿,我今天无意间碰到他了。”

????挂断电话后,我直接把我们一号店的坐标发给熊初墨,同时摸出来刚刚葛川买录音的银行卡,亲吻一口,自言自语的呢喃:“这点钱,应该够给老常和老邓下葬了吧。”

????从叶小九的店里出来以后,我彻底拿定了主意,打算趁着这波混乱,直接给常飞、邓国强全都拽下马,因为我权衡半天后,最终发现不论是常飞上位还是邓国强胜出,等待我和头狼的可能都是覆灭。

????常飞打骨子里看不上我,或许在他眼中,唯独王莽这样陪伴他多年的“精神伴侣”才值得依附,而邓国强更扯淡,通过我吓唬他儿子,他立马翻脸报复就能看得出来,这个人睚眦必报,且一分钟不愿意多等。

????“哔哔”

????我这边正忘乎所以陶醉的时候,一台黑色的“朗逸”靠边停到我跟前,我瞄了眼车屁股后面印着“公务用车”四个白色的漆喷小字,迷瞪的望向车内。

????紧跟着一个胖乎乎的家伙打车里蹦了下来,冲我挥挥手打招呼:“朗哥,你不记得我啦?小楼镇、宝龙村,有印象没?半年前你们帮着青云国际拆迁我们村子。”

????“你是”我回忆半晌后,点点脑袋笑道:“你是叫黄乐乐吧。”

????面前这个胖墩墩的家伙瞬间将我的思绪拉回半年前,那会儿我们借着王莽的光挺进增城区,然后又因为拆迁问题,跟本地的坐庄户黄家产生了一系列的矛盾。

????最后兜过来、转过去,我才发现这个黄乐乐貌似是叶致远下面的小嫡系,所以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再跟他联系。

????“对呗,刚刚我在街口就看着像你,没敢认。”黄乐乐递给我一支烟笑道:“最近忙什么呢朗哥。”

????“瞎忙。”我拍了拍他凹起的小肚子打趣:“看来现在混得不错昂,啤酒肚都干出来了。”

????“跟在大咖身边无非就是吃吃喝喝这点事儿。”黄乐乐拍了拍车身道:“上哪去啊,我送你一程。”

????我想了想后,反正也没啥事,不如让他直接把我送回酒店,客套两句后,拽开车门坐了进去,随即笑呵呵的问:“你现在属于”

????“增城区二号老板的助理,说白了就是当个司机、装个文秘,偶尔客串跑跑腿,就这还是我对象她爸费了不少劲才帮忙弄成功的。”黄乐乐发动着车子,叹息一口道:“你们那行难,我们这行也不简单,就我现在这个位置,不知道底下有多少人眼红,巴不得给我撸下来。”

????我俩有一搭没一搭的闲扯起来,半小时后,他将我送回到酒店门口,正好碰到熊初墨和叶致远从一辆车里走出来,我跟黄乐乐客套几句,互相重新留了下彼此的电话号码,我就迫不及待的朝熊初墨撵了过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