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玄天魔帝》 正文 第二千七百七十四章书灵!
    造化界主跑了!

    这一幕看懵了太多人!

    怎么…怎么就跑了?

    他们无法想象陈然竟是喝退了造化界主!

    一般人震撼,不可思议,感觉在做梦!

    他们不懂陈然所问为何!

    而强大一些的修士,只是觉得陈然扰乱了造化界主的大道!

    唯有渡过百纪元劫这类存在,才能懂得此事有多恐怖!

    “嘶,他竟然破了造化的道心!”那神秘女子倒吸一口凉气。

    几乎没有丝毫犹豫,她就是远遁!

    造化界主一退,他们根本没有任何希望再战下去!

    而且要是陈然也给她来这么一下,她都有哭的冲动!

    “我去,这也太猛了吧。我做他兄弟,绝对高攀了啊。”雷灵浑身都哆嗦,觉得之前自己在陈然面前太嚣张了。

    几大宗强者也是浑身发寒。

    这就太凶猛了,不是他们能理解的境界!

    红尘宗主更是脸都绿了。

    一想到自己之前竟是不知好歹的去调戏陈姝,他就有给自己两巴掌的冲动。

    “他不会记仇吧……他这么强,应该很大度,应该当我就是个屁……”红尘宗主内心祈祷着。

    下方战魂大界的修士也毛骨悚然,震撼至极。

    原本必死的局面,却是硬生生被陈然扭转了过来。

    这一幕的震撼程度,绝对是他们这辈子经历过最大的。

    “我就知道,大佬就是大佬……”战辰哆嗦,激动兴奋的。

    而此刻。

    最惊恐不的莫过于造化一脉的修士。

    他们的老大造化界主都跑了……

    那他们在这干啥呢?

    “该死!”

    万象天君,诅咒古主脸色难看,没想到浪费这么时间,精力,竟是如此局面。

    不过他们也惊骇,看向陈然的眼中满是浓浓的忌惮和恐惧!

    这…已经不是用境界来看待的强者!

    古往今来这类人很少,但也不是没出现过。

    而每一个,无疑都是惊天动地,绝代无双。

    在他们眼中,陈然就是如此!

    “往后碰到他,必然要躲得远远地。”两人内心浮现这念头,疯狂往外跑。

    大势已去!

    再战下去,必然身死!

    这一点,他们自然能看出来!

    “为什么?”命灵大叫,面孔都扭曲了。

    这绝不是她想要见到的!

    在她看来,造化将复兴,一切阻碍都将被摧毁。

    但……

    一切又被陈然毁掉了!

    这个男人再一次狠狠将她玩弄于手掌!

    而且,造化界主也是如此!

    “为什么,为什么他会这么强!”命灵死死盯着陈然。

    陈然心有所感,幽幽看了过来。

    命灵浑身发毛。

    她忽然记起来,自己可是一直被陈然惦记着……

    “不好,快跑!”命灵没有再犹豫。

    这一刻,她是真怕了陈然。

    陈然只是看着,并没去追。

    这一次动手,他也是耗尽了所有力量!

    四百纪元劫的强者…就算是只比拼大道,也不是轻松就能胜过的!

    “哗哗哗!!”

    八方震颤。

    原来气势汹汹的造化一脉顿时化为了无边惨叫。

    他们绝望,惨叫。

    兵败如山倒!

    造化界主的逃跑,早已打散了他们的战斗念头。

    “跑!跑!”

    他们凄厉大叫。

    造化界主都跑了,他们自然也要跑!

    除了那些造化战傀,谁会傻乎乎的留在这送死?

    战魂修士一振!

    他们胜了!

    这一点毋庸置疑。

    他们不时眼眸炙热的看向陈然!

    就是这个男人,拯救了战魂界主,更是拯救了他们和偌大战魂大界!

    他们心里很清楚,若是没有陈然,战魂大界必然沦陷,被造化吞噬!

    而他们,也终将战死!

    他们不知陈然的名讳,要是知道,铁定是要喊两句的。

    此刻他们只能炙热的看向陈然,都有点含情脉脉……

    大战…开始倾斜。

    造化…开始消散!

    这就像一颗毒瘤,终于消失在了战魂大界。

    “兄弟……”雷灵激动的跑了过来。

    “兄弟,你是真的猛啊。”雷灵一脸惊叹,到现在还心潮澎湃。

    陈然微微一笑,没说什么。

    “大…大哥……”红尘宗主结结巴巴的叫。

    “你叫我大哥?”陈然好笑道。

    “嗯……”红尘宗主眼巴巴看着陈然,生怕陈然也给他来这么一下。

    “我比你小,以后还是别叫了。”陈然摇头。

    红尘宗主:“……”

    此刻他不知道自己脸上什么颜色,但绝对是黑绿黑绿的……

    众人神色古怪,都是集体沉默。

    面对陈然,他们是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而这时。

    战魂界主走了过来。

    他一身伤,但脊梁如枪。

    他沉默了下,沉声道:“谢谢。”

    这一声谢,不仅替他自己,更替战魂大界千千万的生灵。

    自从成为界主,他便是再没谢过任何人。

    这…是第一次。

    陈然随意点头,倒没说什么。

    于他而言,这只是一场稍有波澜的经历。

    他眼中透着这群人看不懂的沧桑。

    他们愣了愣,有些好奇陈然的来历。

    不过,他们显然无法想象陈然经历了怎样的一场人生。

    ……

    大战结束了。

    战魂和造化的风波震动了纪元十界。

    陈然出名了。

    但…又没有出名。

    因为纪元十界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只知道一个神秘的存在逆转乾坤,喝退了造化界主,拯救了战魂大界!

    此事足以引起轰动,但因陈然没有透露姓名,世人也不知道到底是哪位绝世人物!

    不过在战魂大界,陈然的地位却是空前之高,隐隐能和战魂界主媲美。

    在他们看来,陈然就是整个战魂大界的救命恩人!

    毕竟战魂毁,不知道多少家族,生灵,势力将毁于一旦,被造化吞噬。

    太多太多人感激着陈然。

    此事让陈然都是收集了很多苍生之念。

    民意如天!

    苍生念的汇聚,有时就是这般简单。

    对此陈然并没在意,短暂的修养后,他便是去追命灵。

    这是最后未了结之事!

    ……

    在一处虚幻黑暗的地方。

    命灵正面孔扭曲的坐着。

    四面八方充斥着一条条猩红的血线,就像一个人形的脉络。

    “该死,该死!”

    命灵不断咒骂着。

    她枯等了近百纪元,不惜化为永恒不会有大成就的命灵,就是为了看到造化崛起。

    她看到了希望,看到了曙光,但陈然却是摧毁了一切,给她带来了黑暗。

    她满心怨念,已然疯魔。

    “还没结束,这事还没结束!”她低吼。

    “界主还会归来,到时提防他,界主定能弄死他!”

    命灵不信造化界主就会沉寂!

    这事她深信!

    而接下来,她只要等待!

    等待造化界主卷土重来!

    “我要积蓄力量,布局战魂,等待界主归来!”

    命灵身子变得虚幻。

    这具肉身此刻并不圆融,姜凤初和姜凤冰她也并没有彻底炼化!

    此刻她正是在做此事,彻底炼化两女。

    在她身体中。

    姜凤初和姜凤冰两女蜷缩着,脸上满是痛苦。

    她们想抵抗,但命灵实在太强大了,而且她们本身本就是命灵的躯壳,棋子,也没有反抗的能力。

    她们闭着眼,好似倒在冰天雪地,冰寒,痛苦,绝望,无助。

    “两个贱人,以为摊上那杂种,你们就能解脱?”命灵咒骂。

    想到陈然,她眼中有怨毒,但也有恐惧。

    那是一个让她既害怕,又有疯狂杀念的男人!

    此刻她不顾一切的开始炼化两女,一是想肉身圆满,但内心何尝没有害怕陈然找上来的原因?

    “去死吧,都给我去死吧!”她怨毒咒骂,神色有些病态。

    蓦地。

    “怨念如此重,何以为灵?”淡淡的声音忽然响起。

    命灵一震,猛地睁眼。

    她瞳孔剧烈收缩,失声道:“你怎么找得到我?”

    不知何时,陈然出现在她身边,近在咫尺。

    “我要找你,很容易的。”陈然轻声道。

    “你……”命灵毛骨悚然,扭头就跑。

    但……

    陈然大手一摄,直接将她抓在手心!

    这命灵虽强,但终归是命灵!

    而对于这等生灵,陈然有一万种对付她的办法!

    “你不能杀我,你杀了我,那两贱人也必死无疑!“命灵尖叫。

    “我连你的主子都能对付,还会对付不了你?”陈然好笑,头顶混沌之书出现。

    “既然不能杀你,那便让你成为我此书之灵,永镇大道下。”陈然悠悠低语。

    命灵看着混沌之书,顿时又尖叫。

    “这是什么书,这到底是什么书?”她疯狂的大叫。

    在混沌之书中,她感受到了万道存在……

    “进去吧!”陈然开口,直接将命灵打入混沌之书。

    一片冰天雪地中。

    这里是命灵内心世界,姜凤初和姜凤冰的意志便是被囚禁在此。

    她们忍受风霜冰寒之苦,没有丝毫余力反抗。

    两女依偎着,浑身布满冰霜。

    “姐姐,我们会这么死去么?”姜凤冰低声问。

    “姐姐会永远陪着你。”姜凤初柔和道,声音却是因为冰冷而打颤。

    “我不怕的。”姜凤冰紧紧抱住姜凤初,就如童年时她喜欢抱着姜凤初,走在鲜花烂漫的花园,繁华锦簇的街道。

    “凤冰,姐姐会一直护着你的。”姜凤初轻声呢喃。

    她抬头,望尽了满目风霜,眼眸有些斑驳的她,不知这场风雪何时结束,生命何时消逝。

    此刻的她,只想护着自己的妹妹。

    纵使风霜蚀骨,她也无所畏惧。

    渐渐地,两女化为了冰雕,渐渐被风雪掩埋。

    不知过了多久。

    姜凤初的意识都是开始模糊,消散。

    她忘记了温暖,甚至开始忘记了一生的记忆,只记得怀中的妹妹……

    不过也就在这时。

    一只温暖的手放在了她的肩上。

    冰冻的心有了温暖。

    熟悉的温度让她满心安详。

    她开始回忆起过往。

    寒冷不再让她痛苦。

    不知过去多久。

    她募然睁眼。

    冰雪已是化去。

    冰山变为了葱郁山峰。

    冰河流淌着透彻冰凉的江河。

    冰原化为了花草遍地的草原。

    还有眼前不知何时站了一个人。

    “先生,您来了。”姜凤初开口,声音有些控制不住的哽咽。“嗯,跟我走吧。”陈然笑道,就如头顶太阳,温暖却不刺眼。
为您推荐